Posted in: Criminal Defense- Nov 24, 2013 No Comments

刑事案的双方是政府(即检方)和被告。因此,在刑事案中,受害者并不是案件的一方,受害者在刑事案中只是一个证人。政府往往是根据受害者提供的信息来决定是否开始刑事程序,但是受害者对刑事案的进程并没有控制。在刑事案中,即使受害者不想继续追究刑事责任也没有能力终止这个案件。这个权力是基本上握在检察官的手中的。如果检察官决定继续追究,即使受害者不想给被告麻烦,检察官也可以强迫受害者出庭作证。

在刑事案中通常有一个检方和辩方讨价还价的过程(称为”plea bargain”)。在这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双方各自采取什么立场,往往是根据案情的本身、双方的胜算、双方的证人和证据等。对被告律师而言,要根据各方面因素做出专业判断。如果胜算的把握大,当然要采用强硬立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然而,如果双方谈判失败,而最终通过庭审判决被告有罪,通常后果比谈判中检方给出的和解提议要严重得多。

在刑事辩护的实践中,作为辩护策略的一部分,有时候受害者是辩护律师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用来影响案件结果。虽然受害者不能左右刑事案的方向,但是检察官通常会把受害者的意向作为一个因素来考虑。虽然受害者不能控制刑事案件的进程,但是如果受害者有强烈的意愿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检察官也许会同意放被告一马。

对辩护律师而言,最重要的目标是为客户避免刑事后果。通过与受害者和解在某些案件中是很好的辩护策略。比如在涉及到经济损失的刑事案中,辩护律师可以试图和受害者谈一个民事和解的协议。比较妥当的做法是,在和解协议中说明被告不认任何过错,但是愿意在不认错的情况下进行适度经济赔偿,这样在法律上是允许的。受害者的一方往往是希望能拿到经济赔偿的,因此可能愿意和解。作为和解的条件之一,被告可以要求受害者发一封函给检察官说明已经得到赔偿,并且无意继续追究。

进行和解赔偿的时机也是一个很有技术性的问题。进行民事赔偿的协议不能轻易签,进行民事赔偿的金钱也不能轻易付。被告律师一定要努力避免钱付了出去而检方不愿意放掉刑事案件的局面。这就要求在签署和解协议之前,辩护律师要和检察官就和受害者进行和解一事进行充分的交流,做到心中有数。最理想的情形是,与检察官形成一个书面协议后再进行民事和解。在实际操作中,可以争取刑事和民事的协议同时谈,同时签。

通过与受害者民事和解来进行有效的刑事辩护,这个策略往往在相对较轻的刑事案中应用较好。在严重的刑事重案中,我们也有运用这一策略的很好的范例,成功化解最高可能判决为二十年的刑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