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Civil Litigation- Nov 24, 2013 No Comments

在商业往来中,双方少不了产生各种问题和摩擦。问题解决不了,只能上法庭讨回公道。进行起诉时,在诉状中总是要列出起诉理由。在商业诉讼中最常见的起诉理由之一就是违反合同。

有些人认为,口头的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因此是无效的,只有立下字据才有法律效力。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按照美国合同法,一般来说,口头的合同和书面合同是一样有效的。口头协议的问题不是在于它本身的有效性,而是在于取证的困难,因为不容易证明一个口头协议的存在。打官司靠证据。证据包括人证和物证。对于口头的协议,物证是没有的,只能靠人证。而人证的方面,原告在法庭上一个说法,被告另一个说法,也不好证明口头协议到底存在与否。因此,在谈重要事情的时候,能签书面合同的情况下,还是以签书面合同为妥当。没有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带己方的人去现场或者有公正的第三方在场会比较好,起码这样以后有证人来证明双方口头协议的存在及协议的内容。

在合同某一方的行为和合同的规定有所不符时,是否另一方就一定可以获得赔偿呢?也不是。违反合同(breach of contract)分轻微违约(minor breach)和严重违约(material breach)两种情况。轻微违约的情况下,原告只能告实际损失,不能告强制履行(specific performance)。合同往往都有很多条款,并不是每个条款对合同本身的意义都是那么重要。美英都是案例法的体系。有一个有意思的早期案例。屋主和水暖工签约安装水管系统,合同要求水暖工一定要用红色水管。水暖工用了蓝色的水管进行安装,但是管道系统一样好用。屋主认为水暖工违反合同,白纸黑字,自己一方肯定胜巻在握,所以去法庭要求赔偿。法庭认为,既然水暖工违反了合同的规定,使用了不同颜色的水管,可以允许屋主拿回事实的损失。然而,既然不管是红色水管还是蓝色水管都不影响正常使用,屋主能拿回的事实的损失是零。哪种违约的情况是minor breach,哪种是material breach,往往问题不是上面这个例子那么简单化,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与轻微违约不同,严重违约的情况下原告不光可以告经济损失,也可以告强制履行,即要求法庭强迫对方履行合同的条款。有的时候,经济赔偿并不能实现原告的目的,非要强制履行合同不可。在笔者曾处理过的一个案子中,客户对一栋待售中的美轮美奂的房子一见倾心。看完这个房子以后,对其它的房子完全失去了兴趣。高高兴兴地签了约,不料对方变了卦,不卖了。给对方律师施加压力后,对方同意归还押金。我方不满意,继续给对方施加压力,对方同意除了押金以外,额外还赔偿一定数额,宁可花钱免灾也死活不卖了。我方客户偏偏对这个房子情有独钟,一定要买。没办法,写了诉状递进法庭要求强制履行。对方见了棺材这才落了泪,在诉状答复的最后期限将至时举手投降,同意卖房子了事。多数情况下,控告违反合同都只是要求经济赔偿。但是当合同涉及的东西具有一定的独特性时,这种损失不是金钱可以轻易弥补的,比如如上所述的一栋独一无二的房子,强制履行合同就是一个必要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