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Civil Litigation- Nov 24, 2013 No Comments

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专精各类民事诉讼,并具有丰富大案诉讼经验。最近,该律师事务所代表被告中国企业在联邦法庭战胜美国主流大型律师事务所,一举挫败对方要求法庭把中国企业赶出美国市场的企图。

在该大型诉讼中,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代表一家中国企业,该企业是美国若干大型连锁销售商的供货商,为该专利诉讼的被告一方。当该企业在美国市场的市场占有份额越来越大时,引起了美国竞争对手的注意,包括该案的原告。原告方拥有多项相关美国专利。为了争夺市场,原告雇佣了一家七百个律师的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来势汹汹地去联邦法庭控告中方企业侵犯三项专利,要求中国企业对侵犯专利进行大额赔偿,以期把该中国企业踢出美国市场。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迅速组成以王恒律师为首席律师,肯尼士.黑斯律师和克里斯汀.欧姆律师等为成员的诉讼团队去联邦法庭迎战。

为了更好地了解涉案产品,该律师事务所从市场马上获取一个产品样本,并对有关设计进行了认真比照和研究。此外,该所组织力量,从美国专利商标局的数据库查找了该三项专利的申请过程全部资料,包括当时专利申请过程中美国专利商标局基于当时存在的技术对这三项专利提出的各种质疑,以及一些具有更早申请日期的类似设计以用于攻击这三项专利的有效性。另外,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还找到并研究了涉及这三项专利的其它的诉讼案件,以及在那些涉及相同专利的诉讼中的各方论点。在经过认真研究,我方找到对方三项专利各自的薄弱点,对对方诉状中的无理要求逐条进行了驳斥。该案件从开始就争夺激烈,双方很快展开互不相让的攻防战。取证与反取证,动议与反动议,双方动作不断,这一场大型攻防战很快就硝烟弥漫。

为了在诉讼中占据优势地位,原告突发狠招,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要求禁止我方企业继续生产和在美国市场销售该产品。此时,被告中国企业的产品在美国的大型连锁店已经全面上架,另外,国内企业仍在继续大量生产其它订单。显然,如果此时原告方从法庭获得禁制令,将使该国内企业面临极其被动和困难的局面,并导致这些大型连锁销售商一系列的索赔要求。针对这一动态,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依赖从美国专利商标局查找到了有利资料,结合我方产品的具体设计,指出原告方关于我方侵权的指控为何似是而非。根据我方的细致调查所得的资料,我方指出该诉讼中有关专利应由法庭判决无效并撤销该专利,因为有比该专利更早的设计存在。此外,当时为了绕过美国专利商标局提出的那些已经存在的设计以取得专利注册,原告方曾在申请过程中进行过官方声明,放弃对某些环节的技术要求,既然已经放弃了这些技术要求,那就不能再成为日后控告别人侵权的依据。根据如上的两项辩护,一个看起来死的案件因此变活了。美国是个案例法国家,我方在法律数据库中查找了大量案例来支持我方如上观点。

经过精心准备,我方上交了反对文件,要求法庭否决原告对禁制令的申请。双方剑拔弩张,各持己见,法庭难以根据双方上交的大量文件做出判决,因此法庭决定择日开庭审理,在听取双方证人的证词和证据后再做决断。开庭当天,原告方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派出三位律师及多位支持人员携带大批文件出庭,我方则由以王恒律师为首的两位律师代表辩护方也携带充分资料出庭辩论。我方据理力争,首先指出对涉案专利的不同角度的理解,说明从技术上没有侵权。另外在交叉质询的环节,我方指出原告方在其它涉及相同专利的其它诉讼中所说的一些自相矛盾的说辞。另外指出在该行业中竞争对手有很多家,也有很多款类似产品卖到美国市场。因此,我方指出原告方声称的因为我们的侵权行为导致其销售下滑是毫无理由的。

经过多日认真考虑,法庭刚刚发出一个28页的判决,对双方的立场即各自的证据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最终法庭采纳了我方的观点,一举否决了原告方要求禁制令来禁制中国企业继续生产和销售到美国市场的要求。我方的诉讼能力和顽强作风,得到了法庭的认可和欣赏。在这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原来不可一世的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也感受到了我方的顽强的战斗力。

从这一诉讼案件,再一次显示出我们华人的律师事务所也有打大仗和硬仗的气魄和能力。在华人社区,有些人都是吃了官司之后首先就服了软,对自己没有信心,不敢去法庭据理力争保护自己的权利。王恒高粹菲联合律师事务所提醒大家,在美国诉讼来了不要怕,重要的是要依赖有经验的诉讼律师去替自己争取利益。